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考前乱伦大作战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考前乱伦大作战
等我回过神来,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都怪那该死的门,一点也不谨守自己的本分,竟然连自己存在的价值都给忘了! 事情是从我星期五回到家时发生的,正在读高三的我,平时因着考试压力,加上家里父母常不在家为我打点三餐,所以索性住进了我们学校的宿舍。 其实学校宿舍也不差,平时就是上课下课,作息正常到像在修行,但这样规律的生活也让我觉得我离梦想中的第一志愿不远了! 然而久没回家的我,还是得在大考前回家一趟,做好万全準备,接下来的一个月可就没得回家了! 就在我回到家时,心里想着,等到爸妈下班至少也是六七点的事了,现在不过才中午而已,还是自己找到钥匙开门比较实际。 「唉!累死我了,看来还是稍微补个眠好了!」我精神不济的说。 但是就在我走回房间的时候,才发现浴室里传来阵阵水声,稀哩哗啦的。 「哪个糊涂鬼忘了关水啊?一定又是老妈!要不是我早回家不是要流到晚上了吗?」 我闷闷地说,正要打开门时却又听到了悦耳的哼唱声」 怎幺回事?有人? 我仔细一看,原来门并不是没关上,而是门锁坏了,根本就没办法好好关上。 我轻轻的把门打开一个角,想弄清楚为什幺我们家会有不认识的声音从浴室传来。 但才一开门,我就赶紧摀住了我的嘴,差点没叫出声来! 我的天啊!怎幺会有那幺标緻的身材出现在我眼前呢? 我深呼吸了几口气,让自己稍微镇定下来。 怎幺办?怎幺会有个女生在我们家呢? 还是看清楚点吧…… 还是看清楚点吧…… 还是看清楚点吧…… 我的心里不断的反覆着这句话,根本就是在催眠说服自己嘛! 我相信所有人都会像我一样做个」确认」的。 我是说男生们。 不管怎幺样,我又把门打开了一点,想看清楚眼前难得一见的美景。 只看见一个年约十九、二十岁的姊姊,正在里面淋浴。 「也没比我大多少嘛!」我喃喃自语着,忍不住把脸贴上了门缝。 那个姊姊刚好侧身对着我,好身材一览无疑,发育良好的身材、略带粉色的奶头,还有对翘臀,哇!简直比a书上的还正点阿! 我感觉到我大脑的血液已经慢慢地集中到别的地方去了,这让我神智有点不清楚,倒是另一个头生气勃勃了起来。 那个姊姊边哼唱着边把沐浴乳往自己的肥奶上涂抹着,一点也没发觉我正在门外偷看着她,这可苦了在门外的我! 虽然我不知道她在哼着什幺歌,但我感觉到裤档里的那话儿正在唱着<Boom Boom Pow>,像是敲着重低音一般在我的牛仔裤里有节奏的抽蓄着。 那个女生把湿透了的头髮往后一拨,这才看清楚她的脸。 天啊!好正! 看起来略带稚气的脸,还有因洗热水澡而白里透红的皮肤,看起来像是天然腮红一般,可爱透了! 如果说她就是小龙女再世也不为过了! 不过我却一点也开心不起来。 我惨了!我居然偷看自己的表姊洗澡! 突然想到老妈好像有说过,表姊因为要考指考所以要来台北住个几天,但没想到居然今天就住在我们家。 虽然情况糟透了,但是我还是继续看。 明知道被发现就糟了,这种情况却让我觉得更加刺激,小弟弟大概已经快进化成完全体了,我只好把拉链拉开,让小弟弟弹出我的裤裆透气。 就在这个时候,莲蓬头的声音居然停了,害我紧张的握着小鸟不敢动。 不会被发现了吧…… 过了半分钟,没有猛然被拉开的门,也没有失声尖叫。 大概没事了吧!说不定洗好澡了正在穿衣服。 虽然很可惜不能继续看下去,不过也只好快点回房间解决生理需求了! 但是如果她要穿衣服,应该会走向门这里吧! 说不定可以更近距离的看到她美丽的身材,说不定在穿内裤的时候还可以清楚的看到表姊粉色的蜜壶! 想到这里,我不禁又把脸凑到了门边。 但我却又把自己的嘴巴捂了起来! 我真该去买乐透了我! 表姊刚洗好澡,坐在淋浴间的门槛上,把她的大腿打了个老开,正在用纤细的中指拨弄着粉色的小豆豆。 我吞了口口水,右手继续摀住我的嘴,左手握紧已然进化成究极体的小弟弟。 是究极体啊!朋友们!究极体不是开玩笑的! 表姊闭上双眼,仿若正要开始舒服一般,改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刚冒出头的小豆豆,慢慢地以顺时钟搓揉着,不时发出微弱的喘息声。 表姊脸上的表情也开始随着节奏的变快而慢慢地放鬆,原本就泛红的脸颊现在更显得红润了起来,喘息声更是逐渐大胆地变成了小声地呻吟着。 真是太该死了,怎幺会在这个时候…… 我的左手开始忍不住上下摆动了起来,但是实在是太兴奋了,怕一下子忍不住射了出来,所以只是缓慢地摆动着。 这实在是太令人难以忍受了! 表姊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站起了身来。 这样就结束了吗? 还没高潮呢!我可是很期待看到表姊高潮的表情阿! 这样就舒服够了,不觉得意犹未尽吗?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表姊像是在找什幺东西一样,开始查看洗手台上面陈列的东西。 就在那一瞬间,我恍然大悟了! 毕竟我也是要考第一志愿的资优生阿!聪明如我怎幺会想不到呢? 原来……怎幺身上会没带自慰棒呢?真应该要準备一根这个时候丢进去阿! 没想到表姊找到了一个更让我兴奋的东西──我的牙刷! 表姊又坐了下来,但这次做个更前面了点,大腿也张的更开了,已经充满了爱液的嫩穴就在我的面前绽放了开来! 天啊!她…她…她…到底想要拿我的牙刷做什幺呢? 总之不会是刷牙就是了! 不过她真的拿起牙刷放进了嘴里,稍微用口水湿润之后才又把她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移到了小豆豆的上面,轻轻地用牙刷左右摆弄着。 「阿!!!恩~~~」表姊忍不住叫了出来,急忙又闭紧嘴巴,不停地闷哼着,手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像是写毛笔字一样,轻柔的在阴蒂上面挑逗着,爱液也开始大量的冒了出来,简直快到了用流的地步! 表姊再也受不了了,开始顾不得矜持,逕自叫了出声,左手忘我的搓揉着自己的肥奶,用手指捏着奶头,甚至还用力地拉了它。 终于,表姊把我可爱的牙刷反过来拿,将握把的部分塞进了自己的嫩穴里。 我不得由衷地对设计牙刷的人感到万分尊敬,尾端的部分到中段慢慢的变粗,接着是凹凸不平的波浪状,方便手握的设计没想到在这里也有英雄用武之地! 我看我以后也去设计牙刷好了。 表姊的小阴唇像是贪婪吸吮着奶嘴的婴儿的嘴一般,一张一合的把牙刷吞了进去,又吐了出来,速度正在以等比级数上升中! 我的天啊!不自觉我的左手也开始加快了摆动的速度,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的小子孙已经快要冲了出来了! 不行!至少也要有个什幺东西让我的小子孙不至于沦落到被射到地上! 我脑袋里想着客厅的卫生纸,眼睛却离不开表姊像是要喷溅出水来的嫩穴,不管怎幺样都不能错过表姊高潮的样子阿! 这可没有下次机会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表姊要换洗的内裤就放在门边,顿时豁然开朗,心情愉悦到几近疯狂。 太幸运了!既然都要洗了,不如就先让我的小弟弟冷静下来,我再来帮你洗吧! (虽然我知道用那表姊穿过的内裤包着我的小弟弟不会让他冷静下来,说不定射完马上又硬了起来) 虽然很冒险,但是为了可以闻到表姊的蜜壶香,怎幺样也值得一试,反正她现在正闭紧双眼,爽得不能自己。 「机会就在一剎那!」我在心里热血的吶喊着。 轻声但迅速地打开门!右脚放在门口!左脚前进一大步!右手离开嘴巴伸手抓取目标物!!! 快而迅速的计划! 但我失败了!该死的我忘了浴室是湿的! 就在我跨了右脚之后,我用接近滑垒兼劈腿的姿势冲进了浴室! 等我回过神来,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我望着嫩穴里还插着牙刷的表姊,脸上呈现呆滞。 表姊回望着我左手紧握的小弟弟,脸上呈现呆滞。 我第一个想到的事情是:「该死的我右手还抓着表姊的内裤!」 那表姊第一个想的事情又是什幺呢? 她想把那个尴尬的来源拔出来。 而她的小穴就在离我十公分的前方,虽然脑筋一片空白,但身为男性的本能让我视线没有移开那一幕。 表姊轻轻的、慢慢的把牙刷拔了出来,发出了「波」的一声! 就好像听到起跑的枪声一样,我忍不住凑上前去,却让表姊下意识的往后仰,结果不小心摔了一跤,整个身子躺在湿透了的地板上,大腿往上一抬,蜜穴反而被我看得更清楚了! 「啊!!!!」我的理智线终于断了,整个身体扑到了表姊的上方,用强姦地球的姿势看着表姊。 「对不起了!谁叫你让我那幺的兴奋,这可不完全是我的错啊!」我胡乱地喊到,把兴奋到快要爆炸的小弟弟放进表姊湿润的蜜壶里。 「啊!不要……嗯~啊!!」表姊根本来不及说什幺,蜜壶就被我的大鸡鸡塞了个胀满。 表姊紧抓着我的双手,双眼紧闭,脸往后仰,嫩穴急速的收缩着, 阴道从四面八方压迫着我的阴茎……方才被自己弄到快高潮的表姊,居然让我一插入就瞬间高潮了! 表姊的翘臀稍稍抖着,虽然已经被牙刷弄得很湿润,但还是紧的不像话,连续的收缩让第一次做爱的我承受不住这次刺激! 「啊!不要……嗯~啊!!」这次换我叫了起来! 「呃啊!!」我大叫了一声,腰往前一顶,就这幺把精子射进了表姊小小的嫩穴里,大概是在学校都没有正常的处理掉,也或许是表姊的嫩穴实在是太紧了,我的精子多到渊渊流出了表姊的蜜壶。 我把还是很胀大的阴茎拔了出来,又发出了「波」的一声! 「哈哈……你这个坏孩子!才两年不见,哈哈……怎幺变得那幺色?」表姊边喘着气,边责备着我。 「对不起,是男人的话,看到这种景象都不可能忍得住的嘛!」我不好意思的说。 「下次你要是再这样,我可要告诉你老爸喔!」表姊边威胁着我边坐了起来。 原本还在表姊蜜壶里的精子就这幺从粉嫩的小阴唇流了出来。 欧欧欧欧!又进化拉!!!! 这根本就是超究极体啊!!! 「你要这幺折磨我的话,你还是去跟我老爸告状吧!」才刚说完,我翻身又扑倒了表姊,把刚拔出来的阴茎插了回去。 「啊!嗯~嗯~啊!!别那幺快!小力点!」表姊急忙说。 「表姊,你夹得太紧了,实在是好难慢下来啊!」我丝毫不减速,反而抓住了表姊的腰,更快的抽插着。 「啊!!讨厌拉!恩~恩~都欺负人家!啊~恩~」表姊似乎有点忍受不住连续的抽插,开始放声呻吟了起来,还越叫越大声。 「表姊,你不小声一点,等等会被邻居听到的!」 「没办法嘛……嗯~啊!你插的人家好爽!恩~恩~人家~恩~忍不住嘛!啊!啊!」表姊还是没办法降低音量,我也没办法降低速度,既然这样就快点让她高潮吧! 我把手绕到表姊的背后,把表姊紧紧固定住,用两倍速开始疯狂的抽插着表姊的嫩穴。 「啊!不行!啊!啊!不行!小穴要坏掉了拉拉拉拉~!」表姊被我插的快要疯掉的样子,开始没有节奏地叫了起来,她的肥奶也胡乱跳动的,上下甩动,左右摇动,在我的怀里不停的摩擦着我的胸口。 「呃……差不多了!表姊!」我嘶声喊到。 「恩~恩~射在……射在里面~啊!」表姊居然让我射在她的蜜壶里!! 「也是!反正都射过一次了!表姊接好喔!」我把腰挺了个老直,只管用尽腰力往前顶去,表姊用大腿夹紧了我的身体,手环绕在我的脖子后面,爽到抱紧了我,久久无法放开,由于我把表姊抱了起来的关係,精液又满了出来,流到了地上,表姊赶忙用她的嫩穴夹了个老紧,不让我的精液再流出来。 表姊还是紧紧抱着我,在我的耳后轻声地说:「好温暖……」 我闭着眼睛,还沉浸在高潮后的愉悦中,不禁脱口而出:「好爽!!」 表姊马上放开我,用指责的眼光说:「你们这些臭男人,做完都只会说好爽吗?」 「呃……不是,我……」我突然被问到哑口无言,不过真的是太爽了,表姊的嫩穴里还充满着我的精液,她一动起来又让我爽了起来,无法思考要怎幺回答。 表姊一副楚楚可怜的说:「人家我可是第一次耶!」 我这次毫不考虑地说:「我活了十八年了也是第一次啊!」 「你是第一次的话……那……」 表姊把视线移开,满脸红晕的说:「那还可以再来一次吧?」 我不禁裂嘴笑说:「为了你,再来十次都没问题!」 表姊满脸欣喜,在我的嘴上献上了深深的一吻。 「那你可完蛋了!你爸妈週末去旅游不会回家了,你自己说的可别反悔喔!」表姊一脸调皮的说。 啊!看来我今天不用睡了…………话说我到底是回家干嘛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