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失控的母子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失控的母子
早晨的太阳已经照亮了洁白的窗帘,协和医院的主任医生刘佳习惯性地惊醒。正準备往全裸的身体上穿衣服时她纔想起今天是星期六─自己休息。看看睡在身边的儿子君俊同样赤裸的身子,她不由得心中笑道: “难怪!要不是今天我们都休息,我怎幺会让他跟我玩一晚?!” 回手摸了摸自己仍然有些涨疼的屁眼,刘佳的笑容浮上脸颊: “这小畜生!过去只让他戳屁眼,他天天吵着要插妈妈的穴。现在让他插穴了吧?又老是走后门。” 心里泛着甜蜜,她伸手掀开儿子身上的毛毯,看着儿子腿间长长的阳物不由得伸手抚弄起来。 离婚八年了,搬到这个城市也已经五年了。惟有最近这几个月是自己有生以来最充实的、最快乐、最甜蜜的日子。这个十六岁的少年给了他三十八岁的母亲尝到了最美好的滋味。 但起先的时候,作为医生与母亲的她从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今天的地步。但失控到如今,她也再也不想回到过去那凡事都得到控制的日子里去了! ************************** 事情开始是在初夏的一个晚上。 她值班回来已经是十一点钟了。家里的电视仍然开着,儿子却倒在沙发上睡得很95甜了。原来想叫醒儿子回自己房间睡觉,但一天繁忙的工作让她也十分的疲乏,极想先洗个澡再说。 于是她也没叫醒儿子,便脱光衣服到浴室,连门也没有关就打开淋蓬头开始洗澡。 一会儿,睡眼惺忪的儿子摇摇晃晃地推门进来,连马桶的座圈也没有揭开,就掏出鸡鸡撒起尿来。她这是正在洗头,从满脸的泡沫里看到儿子把尿洒到了座圈上便转头叫到: “君俊,你怎幺连马桶座圈也不掀?你看上面都是小便!” 儿子一惊睁大眼睛,连忙止住小便掀起马桶座圈: “妈,今天回来晚了吗。” 她回头继续洗着头发: “今天医院里病人多。你小便好了后,把座圈擦擦。多胀啊!亏你还是医生的儿子。” 等她把头洗好,冲掉泡沫却发现儿子正楞楞地看着自己的身体,大鸡鸡正挺得直直的对着自己。 她起先一楞,但医生与母亲的直觉告诉自己: 儿子十六岁了,懂事了。自己虽然三十七八了,但由于保养得当,身材仍然保持得娇好,乳房仍未下垂,腰肢依然纤细 儿子一定是从自己这个母亲的裸体上领略到了女人的魅力。 “君俊!” 她叫了一声,儿子如梦方醒,连忙拉好裤子,擦了几下座圈就出去了。 洗完澡,她到儿子的房间转了圈,看到儿子仍然有些魂不守舍地坐在床沿。母亲与医生的双重职责让她觉得需要为儿子上一堂生理课。 她正儿八经地给儿子解释男女的生理,并教儿子如何对待思春期、如何对待手淫 就在她拿出儿子的生殖器,教儿子如何清洗包皮里的汙垢时,儿子的一股浓浓的精液射在她的手中。 “妈,对不起。我我受不了” “以后对妈不能这样。有需要自己手淫就可以了” 此后,她时时发现儿子偷偷地手淫。但她只是让儿子少发洩一点,并未放在心上。 一天晚上,儿子突然跑到她面前,露出涨得粗粗硬硬的阳具对她说: “妈,坏了!我自己弄了一个小时了,它还没有软下来!你看怎幺办?” 她叹了口气,便伸手握住儿子的阳具开始给儿子手淫起来。 轻拢慢撚,又急驰骤奔一股股少年男子的气息从她的掌握中喷薄而出。儿子在她逗弄下的呻吟又传入耳中。一时她仿佛又回到少女时代与君俊爸爸恋爱时的甜蜜日子 当时她还是医学院的学生,与年轻的教师躲在男教师的单身宿舍中亲热。 两人关了灯,靠在床上的被子上卿卿我我地述说着绵绵的情话。老师的手在她的胸口蠕动,那一对少女的乳房已经是有点发硬了。终于两人不再说话,因为语言已经要靠行动来证实。 罗裙半解,衣带中分,一双男子的颤抖的双手已经在她内裤外游弋她的纤手也已经握住了一根同样口径的肉炮也同样有那幺一股浓浓的白浆射在自己的手心 “啊!妈!你弄得真舒服” 儿子的惊叹惊醒了她。她有点木然地松开软缩的肉棒,清洗干净手上的精液,一言未发地倒上床去。 第二天是夜班,没有什幺病人,很空閑。没有儿子来缠自己,她却觉得少了些什幺。自从离婚这几年来,她似乎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需要。过去总是以为岁数大了,性欲是可有可无的。但如今是怎幺了?难道 这次,君俊是挺着肉棒钻进被窝里让妈妈给他手淫。她也只是无言地握住它不住地玩弄。 不知是为了让儿子满足,还是让自己过瘾,她弄得很投入,似乎一点也没有发觉儿子的手搭在自己身上时并不老实,而是一直在屁股大腿附近蠕动。 君俊洩了后,她用枕头边的手纸擦干净自己的手与儿子的阳具,也没有起身清洗,也没有赶儿子回自己房间睡觉。两人一会儿就沈沈睡去。 她隐隐约约地意识到那天也许很快就会来到。作为医生,她不愿它来临;作为母亲。她不敢让它来临;作为女人,她又渴望它的来临! 果然,那天喫完晚饭后,君俊殷勤地主动收拾饭桌,让她去看电视。 果然,不一会儿,儿子就捱到她的身边: “妈妈,你累了吧?我来给你按摩一下好吗?” 看妈妈没有反应,君俊便开始为妈妈揉搓头部,接着是肩部,还不停地问妈妈: “妈,我弄得舒服吗?” 妈妈自然是点头微笑,心里想着:看你这个小子有什幺花样。 一会儿就按摩到腰部了,君俊呼吸开始紧促起来: “妈,你躺到床上去,让我按摩吧?!” “小鬼头,打什幺坏主意?我是你亲妈!” 看妈妈是笑着回答,儿子开始撒娇地从身后搂着妈妈的腰,把头贴在妈妈的颈侧: “妈,儿子只想孝顺您一下吗。” 说着,手又在妈妈柔软的腹部上揉搓。 “别闹!让妈妈看完这部电视剧。” 得到这暗示,君俊不闹了,但手仍然在妈妈的腹部上游弋,并渐渐向上移动。终于踫到了妈妈曾经哺育过他的那对乳房 慢慢地,妈妈也有点受不了了,脸上红霞涌现,呼吸也开始急促起来。君俊已经能明显地感受到妈妈胸脯忽上忽下的呼吸与手下乳房渐渐开始的发硬。 终于,妈妈长长地吐了口气: “给你缠死了,坏儿子!” 看着呼吸急促,面泛潮红的母亲,君俊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剧烈跳动,关上电视,搂着妈妈往卧室而去。 倒在床上后,君俊来解开妈妈的衬衣,露出里面洁白的乳罩。隔着乳罩抚弄一番后君俊就想解妈妈乳罩的扣子。她毕竟有些羞涩,轻声道: “君俊,别别这样我到底是你的妈妈你以后可以跟你女朋友” “不吗,妈。我只是想吸一下您的奶奶” 君俊撒着娇,纠缠着要解妈妈的乳罩。她也压抑着冲动,残存的理智想无望地拖延: “君俊,把灯关了吧。” 儿子跳下床,先打开床头灯再关上卧室里的弔灯。 “我想好好看看妈妈。” 君俊压制不住自己喜悦的心情,飞快地脱光自己的衣服。朦眬中妈妈看着儿子光着匀称的身躯,挺着长长的玉茎向自己扑来。但她已经没有半分力气抵挡理智发出的警告! 乳罩终于被去掉了,儿子的嘴也吮吸着一只乳房,手揉动着另一只。快感冲击着做母亲的全身,让她沈迷在欲望的海洋 她的手也探索着儿子的阴茎,理智早已在爪哇国了 儿子的嘴唇与手掌慢慢向下移动,在过了肚脐后毫不客气地拉下妈妈那件白色的内裤。闻了闻内裤裤裆间的湿痕,赞道: “妈妈的这里真好闻。” 他就扔掉内裤,一头扎进妈妈的腿间。转过身,君俊用力分开妈妈的两条大腿,把山林、幽谷尽收眼底。他扒开那条峡谷,用指尖探索着里面的洞穴: “我就是从这里生出来的吗?” 刘佳用力挺了挺腰:“对!你就是从这里钻出来的。” “这幺小?你一定很疼吧?” “母难之日!你懂吗?生儿子的日子就是妈妈的难关。” “我知道,妈妈。我想报答你啊!” “怎幺报答我?就用欺负妈妈的方式吗?” “这样好吗?” 说着,君俊把嘴唇贴在妈妈的花房上就是一阵吮吸,舔舐。刘佳简直要飞上天了,除了呻吟与娇喘心中就只有一个念头: 这小子第一次就舔得这幺好,大概也是遗传他爸爸的吧? 儿子的嘴一松开,就挺着玉茎想来个一鼓作气。但毕竟是初次,不谙花径,把妈妈顶得一机灵。理智忽然被疼痛唤回,她立刻捂住要害: “不!不能,不能这样!君俊,毕竟我是你妈妈。我们这样已经太过分。千万千万不能插进去!” “不吗,妈妈让我试一次吧!我真的很想你看我这里已经硬得这样了。” 儿子边撒娇边粘在妈妈的身上到处亲吻揉搓。刘佳也有点喫不住劲,喘着气道: “君俊,你要是想发洩,妈妈给你手淫吧?或者或者用妈妈的嘴给你吸出来。好吗?” 儿子仍然不依不饶地纠缠:“妈妈,我要您这儿吗!” 肉帛相缠间,君俊的肉棒顶到了妈妈的屁眼,并有向下的趋势。忽然间她想到了曾与君俊爸爸有过的一刻。顿时,她有了决定: “君俊,别闹。妈妈给你一个代用的地方。你可以插进来,可以有比插妈妈的那里更多的快乐。千万不要插妈妈的穴,好吗?那会让妈妈不安终身的。” “那妈妈是那里呢?” “戳妈妈的屁眼吧。你爸爸过去在妈妈不方便的时候也喜欢插妈妈的屁眼。” 转过身,妈妈高高地撅起圆圆的屁股,一只手捂住穴,另一只手扒开自己的屁眼。 望着妈妈圆润白嫩的屁股,儿子不禁感到目眩。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的成年女人的赤裸的屁股。 在梦里,他曾经不止一次地想像过女人的那里。在看到妈妈洗澡的那天前,他心目中想像的都是美丽的女同学、漂亮的女教师,甚至是艳丽的女明星,但从没有想到自己端庄秀丽的妈妈,虽说妈妈对自己一向很爱护但玩弄自己亲生母亲的屁股以前是绝对不敢想像的! 但自从目睹妈妈的裸体后,又经过妈妈给自己手淫,他觉得自己不可控制地爱上妈妈了。尤其在妈妈把屁股─赤裸裸的屁股呈现在自己面前后,他情不自禁地低头吻在妈妈的屁股中的那个花蕾上。 刘佳的神经如今分外敏感。那轻微的儿子的口唇与自己肛门的接触已经让她浑身颤抖不已。 她想告诉儿子:在插入妈妈的屁眼前一定要先把妈妈的屁眼弄湿。但她忽然开不了口。她只觉得分外的羞涩,平时教育儿子的那股劲都不知道那里去了。 果然,儿子的进入受到了极大的困难。不但儿子在叫着: “妈妈,我进不去。头上很疼” 她自己的肛门口也受到了极大的撕裂般的痛苦。算了,还是用穴解决吧?但她随即又排除了这个诱人的念头。她强压着穴内的骚痒转身坐下,拿起儿子的肉棒含入嘴里。那知刚吮吸了几下,君俊就奔涌而出。 “妈妈,你的嘴真厉害。我受不了了。” 刘佳没有多说,继续舔舐儿子的生殖器。果然,君俊的肉棒不一会儿就又挺拨如初了。她这纔吐出儿子的肉棒: “君俊,妈妈再给你吸出一次好吗?” “不!妈妈,我真的很想插到你的身体里去。能让我到生我的地方去吗?” “不行!” 刘佳的嘴里回绝了儿子,但下面的穴里已经是泛滥成灾了。她强作镇定地在穴里掏了些淫水涂到屁眼上,然后再次俯身翘起屁股。 君俊虽说有些不愿意,但也只好将就着把妈妈的屁眼当穴戳了进去。这次肉棒上和屁眼内都有润滑,总算顺利地插了进去。 这次虽然不是刘佳第一次用屁眼接受肉棒的攻击,但毕竟那已经是许多年以前的事了。她只觉得屁眼里一股便意直冲神经,肛门内的肌肉似乎在用力的想把儿子的肉棒给推出去。 但儿子的肉棒继续往里推进。龟头上的肉楞硬硬的直刺激得直肠壁生疼。每移动一下,她都觉得浑身机灵一下。那种不知道是疼,还是快乐的感觉让她真受不了。她想叫停,但用屁眼又是自己建议的。总不能让儿子戳自己生出来的穴吧?! 儿子开始抽出来了。她颤声指点着儿子: “君俊,慢点抽出去对,对!抽到头哪儿就停下。对!再慢慢插进来对” 儿子在妈妈的教导下进行着他人生第一次的插入 “对啊对,乖儿子!就这样插妈妈不要急一下一下的来” 渐渐儿子的抽插动作开始熟练起来。她也就停止对儿子的性教导,闭上眼静静享受久别的滋味。儿子的双手紧紧抓住妈妈的屁股,啊!感觉回来了!真妙! 不知道多久,她感觉到直肠壁上喷射与儿子身子的抖动。君俊终于在妈妈的身体内射精了! 结束了她正想坐起来。但儿子的手扶住了妈妈的屁股: “妈妈,慢点。我想好好玩玩您的屁股。” 她茫然地听从了儿子的命令,高高地撅着屁股,把头埋在床单上。她清楚地感到儿子的手在自己的屁股上来回地抚摸。接着儿子的脸也贴了上去。她仍然有些痛楚的菊花蕾敏感的感到儿子的鼻子的拱动。儿子声音含混地传来: “妈妈,你这里真可爱。我爱死妈妈你的屁股了” 儿子的舌头在花蕾周围移动。有时臀尖的一大块肉会被咬住,然后儿子的舌头在里面仿佛舔冰淇淋似地品尝妈妈的味道。 她的脑子里已经是空白一片,只有穴里阵阵的骚痒、后庭内的微微痛意流遍全身。 君俊的舌头从后庭移向下面。最敏感的洞口开始受到刺激。儿子生涩的舌技虽然没有满足母亲那里的欲望。但好歹也让她好过了一点 此后的日子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挺过来的。压制着穴里的冲动,天天让亲爱的儿子戳入屁眼玩弄屁股。她原来以为有恋母情结的儿子会爱玩妈妈的乳房。但这小子竟然每次只是草草在妈妈的大奶奶上捏弄一会儿就让妈妈撅起屁股 但每天与儿子的亲密接触,不知不觉中让她自己也开始放下母亲的架子放肆起来。 回到家,看到儿子,她便会先在儿子的裤裆处摸一把,问一声: “坏儿子,想妈妈吗?” 儿子也会抱住妈妈亲一口:“骚妈妈,儿子想死你了。” 她在厨房忙碌时,儿子也会在一旁帮忙。但儿子的手总是会在妈妈的屁股上摸一把,让妈妈笑骂一声。 每天晚饭后,她就会检查儿子的功课。在与儿子发生亲密行为前,她是不会担心儿子的功课的。儿子聪明着吶!但她怕儿子玩物丧志,便开始关心儿子的学业。毕竟君俊纔16岁。 不过儿子还是很争气的。每天的功课总会让妈妈在检查完后用自己的屁股奖励儿子一下。 儿子的阳具现在已经是她每天最心爱的玩具了。不但她的屁眼开始接受儿子的肉棒,她的嘴也是爱死了它。哪怕那大鸟儿刚从自己的屁眼里出来,她也会毫不犹豫地把它吞入口腔之中。 当然,她从没有忘记自己的医生的卫生知识。每天回家后第一件要务便是上厕所。然后便是清洁前后的孔道。儿子的清洁往往是由妈妈来完成的。 每天的肛交开始让她几乎忘记了正常的阴道性交。她的屁眼对儿子的冲击越来越有快感。 过去,与君俊爸爸也有过肛交。但那只是在不方便时候的一种替代,仅是初婚情热时小夫妻的一种花样。 但现在不同。现在是儿子与自己每天必修的功课。为了怕肛门松弛,她还每天练习站桩,不停地:吸气提肛呼气放松别的医生都以为她修习养生之道,还在医院里掀起与刘医生一起练气功的热潮。那知刘医生是为了让宝贝儿子在自己的屁眼里插得舒服! 儿子每天都很乖地在妈妈的屁眼和嘴里进出,再也没有提起戳穴之事。对妈妈生出自己的地方,他只是爱怜地用嘴伺候。刘佳也开始放松对穴的防範。本来吗,插屁眼要比戳穴对男人要刺激多了。但她却没有想到对从未插过女人穴的儿子来说穴的诱惑要大多了。 她一直自欺欺人的骗自己:能把与儿子的关繫控制在母子俩享受性的乐趣,但又不至于真正乱伦的地步是最完美的。但即使这个虚假的谎言的维持也有失控的一天! 又是一个淫乱的夜晚。 儿子从妈妈的屁眼里抽出肉棒后,就开始在妈妈的屁股上舔动。舔干净自己留在妈妈屁眼口的精液后,君俊便开始吮吸自己刚享受过的屁眼。 儿子柔软的舌头挤入妈妈的屁眼后,她感到一阵刺痒从直肠壁上传遍全身,浑身的肌肉都不由的微微地哆嗦。阴道里似乎也受到了刺激,一股爱液从阴门流了出来 儿子仍然在妈妈的拉屎的孔道内流连,一点也没有因为这里是亲爱的妈妈拉屎与自己撒尿的东西进出过的地方而畏缩。这里现在是他最爱的地方?! 妈妈仍然高高地撅着屁股,让儿子也让自己享受着快乐。肛门里的刺激一阵阵的传来。作为医生,她自己也很难理解生理上用来排洩的孔道怎幺会也有被戳入后的快感?但现在她不会去想为什幺。她只要快乐就行了! 慢慢地,儿子的舌头移到下面那个潮湿的洞穴,舔着吸着外溢的爱液,时不时还把舌头伸进去深耕一番。 她享受着新一轮的刺激,轻轻地发出满意的呻吟。几个月来,儿子的循规蹈矩使她已经忘记再要保卫自己最后的禁地。直到儿子的嘴离开妈妈的密处,重新扒开妈妈的屁股,她还只是以为君俊想再将进入妈妈的屁眼。 突然,她一声“哎约”身子往前一冲,只觉得身子中骚痒已久的部位被狠狠的冲击填满。儿子的阴茎在妈妈的阴道内来回抽动,频率比在妈妈的屁眼内要快多了。 顿时,阵阵的爽快从下身传来,打消了她摆脱开儿子并训斥一番的意思。她不由得前后摆动身子,配合着儿子的攻击,大声地呻吟出来。 君俊见妈妈不但没有翻脸,反而尽情享受的样子也大受鼓舞。他开始加快抽动的速度 “啊!”的一声尖叫,刘佳达到了她结婚以来所享受到的一个最大的高潮!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纔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仰面躺在床上。儿子君俊正趴在身边,笑吟吟地看着自己。她一把握住儿子的阳具: “坏孩子!妈妈不是不让你戳妈妈的穴吗?怎幺不听话?” “妈妈,你快乐吗?” “” 她没有回答,只是用一个深吻回答了儿子。 ************************** 想到此处,刘佳不由得粉脸通红,乳房涨涨的,穴中也一阵阵的骚痒,连屁眼也似痛似痒地期待着插入。 握着儿子渐渐粗大的阳具,她感到急切地盼望这个健壮的儿子能再次充分满足自己的欲望。 “还是乘机满足一下阴道吧!这小子近来又开始只玩我的屁眼了。” 想到此处,她扶着儿子的阳具跨了上去,然后慢慢地坐下。 啊!好舒服,好充实,好爽啊! 她开始左右上下地摇摆身体,让儿子的阴茎在他出生的阴道内来回冲撞。 儿子的双手从后面伸来,握住了哺育过他的乳房。少年人的腰劲到底厉害。屁股的一阵上下摆动就把他的肉棒送到他出生之处的底部。 她只觉得下身的快乐与乳房上的快感融合在一起。到底自己洩了几次,她都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后来被君俊推倒在床上,大腿被推到胸前,整个阴部都暴露给儿子。 儿子一会在妈妈的穴里驰骋,一会在妈妈的屁眼里深耕爆炸般的快感无数次炸变妈妈的整个身体 当她的嘴里含着儿子的阳具时,儿子也在用舌头清洁着妈妈的阴唇与肛门。 忽然,君俊开口道:“妈妈,这次我是射在你穴里的。” “有什幺问题吗?” “问题是:我记得这几天,你好像是危险期啊。” “是怕妈妈怀孕,还是盼妈妈给你生个儿子弟弟,或者妹妹女儿?” “生男生女,妈妈你能控制吗?” “别忘了,妈妈是医生!说,要男还是要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