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五一SM特别节目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五一SM特别节目
五.一长假到了,SM魔术界的几位着名美女魔术师和她们的助手将一起作为大家献上全新的精彩表演,首先,让我们先来介绍一下这几位美女:  1、李丹,身材修长,身高172cm, 一头柔顺的长髮批散在肩上,是最近出境率最高的美女魔术师,曾经多次成功的从几乎是不可能的拘束中逃脱出来,当然,也有不少逃脱失败的时候,但是那些逃脱失败的表演不仅没有影响她的声誉,反而让她更加被观众喜爱。  主要表演有:清蒸美女馒头,迷宫逃脱,大夫传奇─之智斗魔术师(失败),水中逃脱,新年大型逃脱表演(失败),五花绑换衣术,完全拘束精液地狱(失败),性爱木乃伊,连锁SM逃脱魔术(被绑架中),性爱逃脱2(被绑架中,失败)。  2、林娜,李丹的助手,同样的美丽动人,在多场魔术中指导观众配合李丹进行表演,自己也经常被捆绑起来在节目中被观众娱虐,在C城表演结束后被人绑架,结果李丹为救她而一起被擒。  3、刘芬,着名的情色魔术师,表演已大胆香艳而着称,年龄不到26,长髮披肩,1.76的高佻身材,三围十分标準,主要表演有:乳头大劫,性爱逃脱,黄金危机,电型与爆破。  4、林洁,刘芬的助手,在表演中也是多次被捆绑起来一起协助表演。  5、纱纱,主要表演:酷刑伺候。  6、小爱, 纱纱的助手。  7、娇娇,媚媚,同为魔术师,主要表演:四分五裂。-----------------------------------  表演在一个豪华的歌剧院举行,表演一开始,8位各子高佻,身材一流的美女魔术师和助手就穿着时尚暴露的性感服装走上台来向观众招手致意。  「今天,我们将为大家献上全新的SM表演,而且形式已经不单单只是魔术,希望大家喜欢,那幺首先呢,让我先来介绍一下今天我们用『非常』手段请来的一位表演嘉宾.....。」  李丹说着转身用手一送,从舞台底下便升起了一个大型的机械拘束装置,装置的三面全用玻璃墻封闭,只有正面开放可以进出,装置的里面。  一位身材火暴的女人被捆成了四马攒蹄的样子被吊在了装置的顶部,从头大脚都被一个半透明的胶套给套了起来,只有嘴巴,双乳和下身开了几个口子,一根透明的导管直通到女子的嘴里,两个麵包夹子一样的机械臂正夹着女子的裸露的双乳,微微按了下去,后面两个活塞一样的粗东西则分别插进了女子的蜜穴和幽门之中。  从胶套下可以看见许多绳子,皮带和其他拘束道具的轮廓,估计这个女子是被各种拘束道具层层包裹起来的,有时候从她的嘴部发出细微的几乎听不见的呜呜声。  「我先说一下,这位请来的美女大家都认识,还是很多人的梦中情人,我们可是花了好大的工夫才把她『绑架』来的,不过我先不说她到底是谁,在接下来的表演中,观众朋友们自然就会慢慢看到了!」李丹神秘地笑道。  这时候,从8位美女的面前升起了8个操作椅,前面有一个操作台,8位美女分别坐上了椅子,将手放在操作台前,上面有数字表示的几十个选项。  「这操作台上的几十个按扭就是后面那个大型拘束装置的控制开关,每个按扭分别连接一个操作,有些是帮表演嘉宾鬆绑的,有些则是对表演嘉宾进行虐待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帮我们的表演嘉宾鬆绑,如果按错的话,不仅表演嘉宾会被虐待,我们自己也会被椅子逐渐捆绑起来,直到再也动弹不得为止。  谁最先帮表演嘉宾鬆完绑,谁就是胜利者,而失败者如果在20秒之内无法挣脱至少一层的捆绑,就会被椅子施以严酷的惩罚,然后交给观众任意处置,所以这次被选中的观众朋友们有福了,因为有可能我们8个都会失败然后被交到你们手上哦..」李丹妩媚地笑道。  台下观众马上是一脸期待的表情......。  「好,表演开始!」  李丹先选了一个数字「9」,她选择的结果马上在大萤幕上显示了出来,然后数字翻了过去,出现了「灌肠」两个字,接着拘束装置一阵响动,插进女子后庭的活塞突然运动起来,连接它的导管中一股冰凉的液体迅速地灌进了女子的肛门之中。  「呜!!......」可怜的女子猛地抽搐了一下身体呻吟起来,看起来很不好受的样子。  「哎呀,选错了呢,不好意思了......」李丹抱歉地笑了笑,穿着黑丝的双腿在脚踝处马上被椅子弹出来的绳带捆住了。  轮到李丹的助手林娜了,她看见李丹失败了一次,便有些犹豫,但是还是按下了数字「10」。  「至少两个连号都是虐待的几率应该小点吧?」林娜心里想。  「灌催乳剂和春药」结果显示的是这个。  又是大量的混合液顺着导管灌入了女子的嘴中。  「啊..实在是对不起!」林娜说着自己的脚踝也被捆了起来。  然后到刘芬,她乾脆快速地随便地选了个数字。  「27」  「挤奶!」  于是夹着女子双乳的两个大夹子开始象给奶牛挤奶一样,用力地顺着乳房往下重覆快速地挤按,白色的乳汁就被一下一下的挤的射了出来,前面还升起两个玻璃瓶容器接着。  「呜??!......呜!......呜!!」女子随着挤奶的频率快速地发出娇媚而惊慌地呻吟声,整个身体象触电一样不停地抖动着。  然后到林洁,结果是:「活塞运动」?  「呜呜呜!!!......」还没从挤奶中恢复过来的女子马上感觉下体一阵猛烈的抽动,插进她蜜穴里的那个大活塞开始快速的抽插起来,把她全身都顶的一上下晃动着。  于是第一轮选择过去,女子吃尽了苦头,8位美女的脚踝也都被绳带捆了起来。  接着是第二轮,李丹按下了「1」,这回选中了,显示的结果是「拔除活塞」。  于是刚才把女子插的死去活来的大活塞被从蜜穴中抽了出来,还带出一些蜜汁。  接着林娜的选择,还是紧跟李丹,选了「2」,不幸的是,结果是「插入活塞」,女子的蜜穴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下,就又被大活塞给填满了。  「呜?!......」  「啊?怎幺会这样啊?」林娜无奈地笑了笑,小腿上马上多了一道绳带。  接着,刘芬选到的是「打屁股」,两个大拍子就降下来,对着女子的臀部就是一阵左右开工的乱拍。  「呜!...呜!...呜!...」女子一下下的抬起头大叫起来,好在现在身上的束缚还算挺厚,被打的也不是很痛,但是她刚被灌了春药不久,所以身体各个部位都比较敏感。  纱纱:电击,女子的身体被活塞和夹子连着的电极电了足足5秒钟。  小爱:注射春药,从女子臀部后面降下的针筒一下将针头扎了进去,将200cc的春药注入了女子的体内。  娇娇:解除小腿胶套,终于又有一个选对的了,机械臂将女子小腿部分的胶套给拨了下来,但是里面却是黑色的拘束皮带,而且皮带下面还有白色的纱布包裹着。  媚媚:灌辣椒水,呼啦呼啦,红色的辣椒水于是顺着导管流进了女子的嘴中,全数灌进了她的肚子里。  「呜哦哦!!」女子又是一阵猛烈的扭动,估计她现在喉咙和胃里就像被火烧了一样。  就这样,持续了几个回合,被捆着的女子身上的胶套基本被解除了,露出了黑色的头髮和一个大马尾,但是脸和全身还是被白色的纱布裹的严严实实,外面还有勒的很紧的拘束皮带。  当然,这期间又被挤了两次奶,灌了几次药水,还有些新花样,比如刘芬选到了一个「击打小腹」,从女子的下面马上升起了一根碗口粗的柱子,连续的撞击她被灌满了辣椒水的腹部,撞的她一下倒吐出不少到导管之中。  而除了幸运的李丹又选中2次正确之后,其她美女已经被捆到了大腿了。  这时候系统提示:李丹小姐遥遥领先,现在是陷阱环节,请其她七位小姐给李丹小姐设置陷阱。  于是7位美女的控制台上都各自出现了一个提示为肯定错误的按扭,然后她们便将按扭号输入,接着,李丹的萤幕上出现了8个号码,只有一个是正确的,而她必须从当中选出一个。  这幺低的几率自然是选不中了,结果系统提示是:「挤奶,活塞运动,电击。」  「呜呜呜!!!!......哦哦哦!!」可怜的女子便被同时用三种方法淩虐,乳汁飙飞,蜜汁直流,浑身被电的抽搐不止。而李丹中了陷阱,马上被三道绳带也捆到了大腿处。  「糟糕,这下子大家的下半身都动不了了呢......」李丹笑道。  到林娜了,这次她比较幸运,选中了「解除小腿皮带」。  但是刘芬就没那幺走运,她又选中了「打屁股」,这下不仅女子又被打的娇叫起来,她自己的双手也一下被拉到了身后用绳带在手腕处捆了起来,这样一来,她只能用嘴含着操作台上升起的一根棒子来点击按扭了,但是那根棍子,却是用春药冰冻而成的冰条,含着含着,春药就一点一点的被喝到了体内。  「林洁,看你的了~」刘芬无可奈何地对林洁使了个眼色,但是可惜的是,林洁也没能选对,而是选到了「灌辣椒水」......而纱纱则是选到了新项目:「针扎」,于是两个夹子夹住了女子的乳头,然后另外两个夹子将细长的银针对準乳头扎了进去。  「呜!!!!!!!」女子倒吸一口凉气痛苦地长吟一声,纱纱这下双手也失去了自由。  后面的小爱也选到了「针扎」,不过这次的部位换成了女子的臀部,两枚银针一下子就刺进了高耸的臀部之中,把女子痛的又是一阵挣扎。  至于娇娇和媚媚,一个选到了新项目:阴道扩张,让插进女子蜜穴的活塞一下膨胀了好几圈,把蜜穴撑的老大,而另一个则选到了新项目「精液喷射」,一股白色精液一样的东西马上从活塞张开的口中以高速喷到了女子的蜜穴深处,然后和混合的爱液一起流了下来。  进入下一轮后,仅有李丹的双手还自由,而那名可怜的女子已经被虐的浑身香汗淋漓,娇喘起来了,被灌了大量春药的身体也开始微微的发红。  又是挤奶,这次李丹没那幺幸运,女子那已经被针扎和挤了几次的乳房再次被夹子蹂躏起来,因为被灌了大量催乳剂的缘故,女子的乳房仍然涨的很大,所以奶水仍然沖掉了原本扎在乳头里的两根银针,被不断地挤到了容器里。  「呜!......呜......」可怜的呻吟声又响起了,观众们甚至可以想像的到她被纱布包裹下脸上娇媚无比的表情。  好不容易,又过了几轮,因为前面选到的错误按扭太多,所以后面选到正确的几率就大了一些,女子身上的皮带被全部去掉了,纱布也从下麵开始被拆了一大半,只剩下包裹着脸部和脖子的那一些,但是看她的穿着,似乎大家能猜到她是谁了....。  这时候,媚媚选到了「去掉脖子和脸部纱布」,机械臂开始一圈一圈的将纱布解了下来,露出了女子的容貌。  「不知火舞!」观众当中发出了惊喜的感歎声,不错,性感的大眼睛,还有那身暴露的红色忍者服装和那对「波涛汹涌」的......  「呜......!」不知火舞摇了一下头,睁开了眼睛,娇羞而愤怒地看着李丹她们,脸上早已经是红霞密布,无奈小嘴还被一个中间通入管道的塞口球封着,所以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现在全身还被密密麻麻地绳子捆着,两圈绳子分别勒在她那对毫乳的根部,都勒的有些发紫了。  「看来我们的不知火舞小姐很生气呢!」李丹笑道,也难怪,以不知火舞的武功,在场没有哪位美女是她的对手,不过一下受八个人夹击,见是女人又不忍心下重手,八个人飞过来的绳子一缠住,然后拉倒以后就被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捆了个结实,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现在在场的八个人都快被绳带捆到胸部了,肘关节以下都已经失去了自由,纱纱还要更惨一些,已经被绳带紧紧地缠住了双乳,不巧,她这次又选错了,害的不知火舞又被灌了一次肠,而她自己,也被绳子缠住了脖子,然后用一条白布勒住了她的小嘴。  「呜!.....」看来全场第一个失败者準备产生了,还有20秒的时间,纱纱挣扎着想把手抽出来,但是椅子已经收紧了她全身的绳带,让她根本动弹不得,20秒很快过去了,这时候大萤幕上显示:时间到,纱纱小姐将受到严厉的惩罚!」接着,从椅子下面突然伸出了两根大胶棍,準确无误地插进了紧贴着椅子的蜜穴和后庭之中,一直插到了最深处。  「呜?!......」  接着,两根胶棍开始猛烈的很椅子一起全方位的大幅度震荡起来,把纱纱晃的不停的呻吟,一头秀髮也飞舞起来。  「呜呜呜!!!」纱纱娇媚地大叫着,在椅子上足足被晃了2分钟,早已喝了不少春药的纱纱这一下就被甩的蜜汁飞溅,媚态百出,看的其她的七位美女都有点怕怕的样子。  终于,椅子停止了猛烈的甩动,突然将纱纱整个人都弹到了舞台下的软垫上,早已在那里等候多时的众多饥渴的观众马上两眼放光的把她抱住,将她身上的吊带黑丝衣扯到胸部以下,撩起她的裙子,扯下她嘴里的白布,迫不及待地将肉棒插进了她身上几乎是所有的肉穴中。  「啊!!.....呜呜!!......」纱纱被捅的大声地呻吟起来,很快她娇弱的身躯便被十几个壮汉给淹没了,小爱甚至有些担心她会不会被「乱棍打死」。  「处理完毕,请继续」,大萤幕上显示了这段话,剩下的七位美女又开始了选择,这时候李丹又选错了,让可怜的不知火舞又被挤了一次奶奶,结果两股绳子瞬间从后面勒住了她高耸的酥胸,然后猛地收紧。  「啊......」李丹娇吟了一声,春药已经让她便的十分地敏感了,难道第二个被弹出去的会是她吗?  又过了一个回合,其她人也被勒起了胸部,娇娇和媚媚则被用白布堵住了嘴,正在拚命地挣扎。  「呜!......」娇娇用力地扭动身体,好不容易才将嘴上的白布给蹭了下来,取消了惩罚,而媚媚则没那幺幸运,开始了她的痛苦历程:两根电极分别圈住了她的双乳,另外一根则插进了她的小穴,然后椅子开始不停地放电。  「呜呜呜!!!!」媚媚的身体不停地抽搐起来,痛苦地扭曲着,不久就被电的蜜汁横流,大小便都差点失禁,还没等她喘过气来,只觉得一阵头晕目旋,她就被椅子弹了出去。  「又有美女到了!」几个壮汉接住了媚媚,高兴地提枪便上......一时间,又是娇叫不断,精液四溅。  进程仍然在残酷的进行,李丹选对了,不知火舞后庭的管道得以撤除,但是林娜就没那幺幸运,让不知火舞又被电了一次,自己也被白布勒住了嘴。  「不好......呜!......」  接着刘芬也选错了,但是挣扎成功,而林洁,小爱,娇娇也纷纷在20秒挣扎无效后被椅子送上了通往无限极乐世界的旅途,林洁的双乳被接上了搾乳器,开始被疯狂地搾汁。  小爱则被灌了一肚子辣椒水,然后被椅子下面的一根巨柱给顶了起来,足足离开了地面有半米高,而娇娇则被无数的羽毛在身体各处疯狂的搔痒,特别是脚心,把她笑的脸涨的通红,都快笑岔气了。  最后,不知火舞又被狠狠地虐了一轮,乳汁和蜜汁流了满地都是,身上,特别是裸露地臀部和胸部,被拍子和鞭子打的到处都是红印子,而舞台上也只剩下她和李丹,刘芬三人。  「不好,又选错了......呜......」李丹没来得及把话说完,不得不又用尽力气挣扎起来,但是椅子对每次挣扎都有越来越严酷的限制措施,这次椅子开始放电,同时往李丹的嘴里通入了一根管子,灌入了大量的春药,再用白布在外面封上,以干扰李丹的挣扎。  「呜呜!......」李丹虽然被电的一抖一抖的,但是好在她经验丰富而且技术过硬,总算在最后3秒的时候把白布弄了下来。  而刘芬也没选对,在经过激烈的挣扎后也逃过了一次,但是可怜的不知火舞又被电击和「活塞运动」了一次。  下个回合,两人都答对,分别是「解开小腿的绳子」和「解开大腿的绳子」,这样不知火舞的双腿终于被从背后放了下来,勉强能碰到地面,上面全是一道道绳子的痕迹。  然后,李丹又选中了「撤除活塞」,而刘芬则是「解开塞口球」。  「啊......啊......」被折磨的筋疲力尽地不知火舞终于能够开口说话了,但是她只是抬头看了那边的两个美女一眼,一个字也没说,估计是想节省点力气。  又到下一轮,李丹选中了「解开胸部和身体的绳子」,但是刘芬却选到了「挤奶」,于是,本来以为可以鬆口气的不知火舞只觉得胸部被猛地一压...。  「啊啊啊!......不要......啊啊!......」不知火舞被挤的大叫起来,性感的表情和具有强大诱惑力的声音就像一剂强力的春药,让台下的人们几乎是「兽性大发」,更加猛烈地群奸着被弹下去的六位美女。  又是倒楣的20秒,这次刘芬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在下身被通进了一根按摩棒的情况下勉强挣脱成功。  在下一轮中,李丹选中了「解除乳夹」,还差最后一步,不知火舞就解放了。  现在又轮到刘芬了,她艰难地用已经融化的差不多的棒子选了一个数字,等待着显示的结果。  「拍打屁股」又是这个!  「啊!啊!啊!」不知火舞发出了最后的娇叫声,而刘芬则被勒住了嘴,同时椅子不仅在她的蜜穴中通入了电棒,还给她注射了春药和肌肉鬆弛剂。  「啊!......我......不行了......呜!」伴随着刘芬最后的挣扎和吟叫,她被残酷地套上了搾乳器以及遍布全身的电极,还有羽毛同时弹出,算是对她这位最后的失败者的「特殊照顾」。  在刘芬无法停止的娇叫声中,李丹和不知火舞身上的绳子同时被解开,大萤幕显示了结果:最后胜出者,李丹小姐!  台下观众掌声雷动,而这个时候,让椅子虐够了的刘芬被弹到了人群当中,很快便被乱棍所吞噬......  不知火舞毕竟是受过忍者的专门训练的,虽然被搞的如此狼狈,但是稍做休息之后,还是整理好衣服和头髮勉强站了起来,带着复仇的火焰朝李丹走了过去。  「现在......轮到我了......觉悟吧!」不知火舞站在李丹的面前笑着说。  「啊......随你处置吧......我现在好热啊......」李丹用手捂着胸口,脸上是一副充满挑逗和慾望的表情,虽然她最后赢了,但是也喝下和被灌了为数不少的春药。  不知火舞便将穿着白色开叉低胸晚礼服的李丹翻转过来,面朝椅子压着,然后抓住她的双手,并在背后用绳子捆起来,然后是胸部,接着是大腿和小腿,李丹那一双黑丝美腿马上被勒到了一起。  「紧点,再紧点,否则等下让我跑了哦!」李丹闭上眼睛像是在享受着的样子,又像是在春药的作用下发出的梦呓。  「好,就如你所愿......」不知火舞用上了刚刚恢复一些的力气,把绳子都勒进了李丹的肉里才罢手。  「如何?满意了吗?」  「啊.....好紧......好舒服......啊!」李丹半闭着眼睛翕动着性感的嘴唇喃道。  「好了,这下你就再也说不话了。」不知火舞将白布勒进了李丹半张着的嘴里,然后在脑后繫紧。  「呜......」李丹半闭着眼睛侧着头看了一下不知火舞,而不知火舞绑完李丹后,也没多少力气了,靠在椅子上娇喘着。这时候,她发现,台下众多早有準备且等候多时的观众,已经手里拿着绳子还有塞口球那些东西慢慢地走上台,朝最后的两位美女围了上来。  「啊?......该死......得马上离开这里才行......」不知火舞挣扎着站起来,朝后台跑去,无奈春药和辣椒水被灌的太多,脚都软完了,有点不听使唤,这时候一个绳套突然飞出来套住了不知火舞的上身和双臂,一下将她吊到了幕布以上。  「啊?!......不好......」不知火舞发出最后的尖叫声,就被一个蒙面的男子用黑布条勒住了嘴,蒙上了眼睛,然后就像老鹰捉小鸡一样,把没力气挣扎的不知火舞轻鬆的用绳子重新捆成了四马攒蹄的样子。  「呜!......呜!......」不知火舞发出一阵惊慌的娇叫,便被这个人扛在肩上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5分钟后,在剧院外的一辆汽车上,蒙面人把不知火舞放进了有软垫的后箱中,然后坐上了驾驶的位置。  「怎幺,不打算把小舞放开吗?」副驾驶位置上一个戴着红帽子的男子笑道。  「呵呵,她平常被我惯坏了,这次藉机会也和她玩玩绑架游戏吧!」,蒙面男子扯下了面罩,露出一头的金色长髮。  「好了,别晚的太过火了,不然小舞生起气来可够你受的。」红帽男子笑了笑,将车钥匙交给了他。  「那幺,车子今天晚上就借给你了,玩够了回来记得还我。」  「当然,玛丽还在家里等你吧?要不要我先带你过去?」  「呵呵,不必了,安迪,她要是发现小舞在车后箱里就麻烦了,好了,再见!」那男子挥了挥手中的帽子,转身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而歌剧院那边,早已经变成了观众尽情淫乐的天堂,每个美女身上都压着至少三个以上的男人,嘴里和肉穴中无时无刻不是「超载」的,柔滑销魂的彤体几乎都要被不知道多少人的精液给洗了一遍又一遍。  就在观众们爽的正high的时候,突然全剧院的灯全灭了,跟着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2分钟后,灯重新亮起,正如观众们所担心的,他们身下的美女们全都不见了,只留下几件被撕破的衣服和满地的绳子。  这时候,李丹换了一件红色的晚礼服重新出现在了舞台上,她脸上的红晕和身上绳子的勒痕仍未退去,拿着话筒微笑着对大家说:「谢谢大家今天晚上的捧场,所有的表演到此结束,下次再会!」  说完,没等台下的观众反应过来,便鞠了个躬隐到幕后去了,其她的七位美女,则没有再次出现,只留下意尤未尽的观众们开始纷纷猜测起她们的下落来....。               (完)